兰格钢铁徐莉颖:深度剖析唐山为何率先执行“超低排放限值”

 http://www.lgmi.com    发表日期:2018-7-9 9:19:05  兰格钢铁
    继去产能后,环保成为推动钢铁行业升级的最大影响因素。几天前,国务院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总量分别比2015年下降15%以上;PM2.5未达标地级及以上城市浓度比2015年下降18%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空气质量优良天数比率达到80%,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数比率比2015年下降25%以上。

    据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业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粉)尘的排放量分别为173.6万吨、104.3万吨和357.2万吨,占工业企业排放量的比例分别为12.4%、9.6%、32.2%。三种排放量在41个工业行业中均位列前三,其中烟(粉)尘的排放量更是居41个工业行业之首。钢铁行业的环保升级已经是治理大气污染,打赢蓝天保卫战的重要一环。

    对此,钢铁行业环保政策也正在不断加码。2018年4月,河北印发《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超低排放标准(征求意见稿)》。5月,生态环境部发布《钢铁企业超低排放改造工作方案(征求意见稿)》。昨日,河北唐山再发布《钢铁、焦化超低排放和燃煤电厂深度减排实施方案》。其中要求,2018年10月底前,唐山市钢铁行业全部达到超低排放水平,并完成湿烟气脱白治理,凡达不到标准的实施停产整治。

    何为“超低排放水平”?早在2012年,我国就已经建立起相对完善的钢铁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国家标准。2017年,为了加大大气污染防治力度,进一步完善国家污染物排放标准,环保部曾对钢铁工业排放标准进行了新的修订,对钢铁工业生产各环节的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排放要求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而昨日唐山市公布的地区标准更加严苛。(详见表1)可以看出,唐山市“超低排放水平”确实均低于国家去年刚刚修改的新排放标准值,标准更严格,可见其环保决心。

    我们认为,唐山市作为河北乃至全国的钢铁重地,这一次选择抓住用相比国家标准更高、更严格的污染物排放要求,是近年来环保理念、环保手段不断优化的结果。环保理念日益增强,不再是单纯的以减少污染物排放为导向,而向产业结构优化及改善环境质量结果导向转变对钢铁企业也应该认识到,环保不再只是“多花点钱”、“不碰红线底线”的问题,而是攸关企业生存发展的大问题。

    超低排放标准的实施,对地区钢铁企业的环保水平、环保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倒逼钢铁企业技术改造,倒逼产业升级。在钢铁生产环节中,焦化和烧结过程产生和排放的二氧化硫超过整个钢铁工业总排放量的三分之二,所排放的氮氧化物约占整个钢铁工业的三分之二,排放的颗粒物超过整个钢铁工业的六成。因此焦化和烧结过程的脱硫脱硝对钢铁行业减排意义重大。而目前我国烧结、焦化环节的脱硫改造完成度较高,但脱硝仍不成熟,钢铁企业部分生产设备和环保设施改造升级还有空间。

    超低排放标准的实施,意味着钢铁生产企业需要加大环保投入,对整个生产工艺和环保设施进行革命性的改造升级,才可能达到新的环保要求。数据显示,目前即使技术水平比较高的企业,污染控制成本也达到吨钢150元~200元,占生产总成本的6%~8%。配合严厉的新环保法,对于那些长期不重视环境保护或经营情况较差而无力进行环保投入的企业,将承受较大的环保压力。促使一批生产装备落后、资源能源消耗高、环境污染严重、小而弱的企业被淘汰出局,有利于地区钢铁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超低排放标准的实施,也在一定程度上倒逼京津冀等环境敏感地区钢铁产能向环境容量较大的地区转移,有利于钢铁行业布局优化。

    另外,以河北带头,钢铁重镇唐山为试点,率先出台“地区限值”,也可能对其他地区起到指导和带动作用,不排除推动和加速其他重点区域乃至全国进一步提高收紧排放标准的可能。从供给侧的角度考虑,一方面将提高钢铁产能利用率,另一方面,也将影响未来钢铁产量释放。(兰格钢铁研究中心,徐莉颖,转发请注明出处)
文章编辑:【兰格钢铁网】www.lgmi.com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 兰格钢铁徐莉颖:深度剖析唐山为何率先执行“超低排放限值”